【萧梁·建康策】第五章 风起

感谢继续收看三无产品萧梁的各位,这一章男主欢乐的回家了,我早就说了前情不是用来虐的,故事基调基本是甜的。古文部分基本参考新旧唐书太宗本纪,如有需要请留言可以提供白话版,这一章就是男主的武功秀和女主的美貌秀,至于有没有入宫谢恩的这个礼节我也不清楚,纯粹是为了让他俩见面……原本说好的男配,不好意思了啊

 @翻译官要好好学习   @子___子  @大侠梁三  @火瞳小旦蛋蛋蛋  @小孬是个好孩子 

  是年二月,自奉州传报,庚戌,雍王大破噶博西罕于奉山,斩首千余,噶博西罕北入突厥境内,故莫能追。雍王入据奉州,令封守府库,一无所取,令记室收燕图籍。枉被囚禁者悉释之,非罪诛戮者祭而诔之。大飨将士,班赐有差。

  壬子,突厥图罗汗函噶博西罕之首,系燕王族百余人至于奉山之北。癸丑,图罗遣使入城,奉噶博西罕之首,自张形势,雍王细讯,后报陛下,得复令。至乙卯,雍王单骑至奉山顶,俄而众军继至,突厥见军容既盛,由是感叹己未,雍王亲出与图罗密语,约成,图罗献燕王族,王命囚之。壬戌,突厥都图即遣使随王入朝另得马三千匹、羊万口,至庚午,即率军还朝。

  三月,凯旋。雍王披黄金甲,阵铁马一万骑,甲士三万人,前后部鼓吹,献北燕俘及器物辇辂于太庙。帝大悦,行饮至礼以享焉。

  温室殿是梁帝萧承平日的起居之所,此时里外内侍宫人皆退了个干干净净,殿中一只三足螭龙铜鼎中正焚着龙涎香,轻烟袅袅升起,闻得太久,总会让人有几分倦意。可梁帝一眼扫过下面三子,却见三人皆是正襟危坐,目不斜视,不由一叹,而后轻笑起来,一面笑一面说道:“这里不是外朝,你们也不必那么拘束,七郎从奉州回来,有惊无险,此乃殊功,论功行赏之事是当然的”,见聿珩连忙起身,便摆摆手,微微点头示意他坐下,“这件事情不急在一时,突厥这道让人犯难的折子,才是眼下的要事!”转眼看向太子与徐王:“这里只有咱们父子,先不论朝中的意思,这是国事,于朕与你们而言亦是家事,你们都是怎么想的?”

  聿珩无声叹出一口气,这件事是他找来的——北燕国灭,突厥遣使随他入朝,自言两境虽殊,情义如一,通商互市,奉牛羊驼马,易缯彩绢帛,随即又奏求娶公主,以结秦晋之好,使子子孙孙,乃至万世亲好不绝。朝臣于此事廷议数日而不能定,这几日午后又加开了集议,直到今日,梁帝只找了他们三个来,还是为了此事。

  殿中寂寂,只过了片刻,太子便拱手道:“父皇,儿臣以为可允突厥所请,一则中原未定,我大梁兵马多布于北魏南楚,安西商路时时被侵扰,与突厥结盟,可保商路无虞。二则北地初定,民心正直不安之时,此番和亲互市,可显我大梁怀柔远人,义在羁縻,如此一来,化干戈为玉帛,可富民而强国——”

  “父皇,儿臣以为和亲之事不可。”徐王出声打断,聿珩目光一转,见徐王直起身子,对萧承拱手道:“北燕亡国,虽为敌国可儿臣却感唇亡齿寒,北燕也曾遣嫁公主和亲突厥,可值北燕生死存亡之际,突厥非但不襄助北燕而是趁火打劫,如此两面三刀背信弃义者,着实无法令人信服,这是其一。三年前,突厥公主阿史那氏嫁为北魏皇后,突厥随之与北魏结盟,前些日子父皇已经应允了北魏召回质子请宗女和亲的请求,日后倘若我大梁与北魏纷争又起,难保突厥不会乘机背后插刀,这是其二——”话音未落,太子哂笑一声,道:“老四,说话注意着点,你这是把父皇与噶博西罕那样的亡国之君相较吗?和亲之策是我大梁怀柔远邦之举,什么时候,是把举国安危都托付在一个女子的身上?”

  徐王不气不恼,也不理会太子,只对萧承道:“这便是儿臣要说的第三点,和亲之事不是不可以应允,可突厥人言明要的是皇帝亲女,这无疑是一种试探,暂且不言其他,只一点,如今宫中哪里还有未嫁的公主……”

  徐王话音渐渐沉了下来,聿珩心中一紧,知道这才是最大的困局。

  其实并非没有未嫁的公主。萧承膝下有五女,现在行序在前的四位公主都已出降。五女华阳现年十八岁,因是温皇后年近四十时而得的幼女,故格外宠溺,三年前原本赐婚了卢国公之子廖之望,可婚期未至,太后薨逝,华阳依礼制为祖母守孝一年,而驸马都尉廖之望就在丧期之中忽然暴毙。华阳竟是跑去哭求了皇后与萧承,言愿为其望门而守。皇后对爱女虽有不忍,却也依从了她的意思。所幸华阳并未守这份望门寡而如何憔悴,反而颇为舒畅,温皇后渐渐便明白了爱女的意思,久而久之,皇后也不再提为她择婿之事。

  徐王的声音又渐渐在耳边响了起来,“……所以儿臣以为,不妨与对待北魏一般,对突厥使臣言明,通商互市自是可允,而和亲的人选,便是从宗女中挑选品貌俱佳之人封为公主,和亲突厥。这便是我们对突厥的回应,也是一个忠告,正如太子殿下所言,我大梁和亲并非畏惧突厥之势,只是怀柔远国,修好互惠。”

  聿珩看见萧承未置可否的样子,也终于起身:“父皇,儿臣以为此事断不可如四兄所言!”聿珩目光微抬,看见徐王目光不善,也同样是置之不理,只看着萧选,亦拱手道:“二位皇兄所言皆有道理,但无论是迎娶北燕公主还是遣嫁阿史那氏,都并非是突厥当今的大可汗阿史那都图所为,而是他的叔叔前任大可汗燕都。当年都图之父乙息可汗因都图年纪尚小,并未将可汗之位直接授予都图,转而兄终弟及,让其弟乙息继位。乙息死时,亦舍其子而立其弟,将汗位传给了燕都,燕都继位之后,将都图封为博格可汗。一年前,燕都去世,临死时召集众人,要将汗位交给都图。都图继位之后,燕都的长子迦启十分不满,都图为了安抚迦启,将他封作略利可汗,让他统领原来的部落。如今的突厥大可汗之下四汗并立,摄厉可汗和摄格可汗都是都图尚且在世的叔父,接下来便是略利可汗摄启,四便是都图的亲弟弟图罗,都图继位之后将原本的封地交给了他。北魏阿史那皇后是迦启的亲妹妹,北燕公主也在燕都死后成为了迦启的西账阏氏,眼下都图和迦启相争,如此一来,我们更当拉拢扶持都图,以免都图在内斗之中失利,让整个突厥偏向北魏!只选一个宗女过去,这便会让都图在迦启面前落于下风,所以,儿臣以为当以公主和亲突厥!”

  徐王嘴角微扬,仿佛是在笑,又不像是,“七郎好一篇高论,好,如今便以公主和亲,可是公主呢?”

  聿珩付之一笑:“华阳年方十八,正待字闺中!”

  “华阳那是为夫寡居在宫!”

  “六礼未过,如何算的成婚?便是算的华阳寡居,也大可以再嫁。”

  “若按七弟所说,我倒有件事情要讲给七弟!”徐王笑道:“北魏的质子拓跋诩,求娶成懿,被父皇压了下来!若按七弟这样讲,六礼未过算不得成婚,倒不如请父皇依从北魏所请,以成懿为公主出降北魏!毕竟北魏无事怎会召回一个质子?如果拓跋诩回去继承了皇位,那成懿岂不就是北魏皇后,更有益于我大梁!”

  此言一出,聿珩几乎被气得几乎七窍生烟,刚想开口,萧承见状不轻不重地把折子往案上一掷:“越说越不伦不类起来,再说下去你们还准备讲出什么来!”萧承一摇头,似是长出了一口气,再看过剑拔弩张的儿子,不耐地一挥袖道:“行了,你们都出去,此事朕要再想想!”说罢转头对聿珩道:“七郎,你回来之后,还未曾见过你母亲,去鸿宁殿吧!”

 

  仲春三月,天清气朗,暖风和煦。聿珩从温室殿中退出来,铜镜般的艳阳被枝头嫩柳拦成一条条细淡的光影,铺展在他脚下。一眼放去,恰是绵长不绝的花木扶疏。玉兰花树琼葩堆雪,明空就站在那重重花影之中,将身后一片似海春深生生衬得黯然——

  这是他头一次见到她盛妆朝服的模样,九树花钗青揄翟衣,两博鬓饰以宝钿,黼领朱褾,玉革紫绶,大带敝膝,熏风吹拂得袍袖微鼓,她款步而来,环佩繁杂,却无一点珠玉叩击之响。

  聿珩怔了一怔,方想起昨日梁帝已经遣了礼部尚书为册封使至豫章王府,所以她今日依律朝服入宫,来向皇后谢恩。

  果不其然,她停在三步之外,欠身一礼,靥生双颊,曼声道:“妾身刚去了昭阳殿向皇后谢恩,正想去拜见昭仪——”语音似落非落,微有一点犹豫地拉长了声调,又复笑道:“不想会在这遇上王爷——”声调婉转如黄莺出谷,她这一路走来,风拂花落,有花瓣落在她的发间,暗香幽幽不绝。明空抬头看他,她今天像是用了许多脂粉,描抹得十分厚腻,反而有一种老气,唯有眉目依旧,远山横黛逶迤几要入鬓,眉心一点花钿,更映双眸粲然,像是他在北疆看到的星芒一样——

  ——都是任他驰骋的江山万里。

————————

嫁妹妹随便,动我老婆不行by双标狂魔萧聿珩

这一章关于突厥北魏北燕的故事全体取材于北史,不是我很乱,是历史就很乱。后面原本有男二的出场,被我给掐了,因为我三月份有个考试,大概到月底才会恢复更新,所以就让男女主岁月静好一段时间吧。

再次鞠躬!

评论 ( 11 )
热度 ( 1 )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