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梁·建康策】第一章 独孤

我也想不到头一个出场的会是阿彤!【捂嘴笑】
玛丽苏女主经典身世,皇帝是姑夫,皇后是姑妈,太子是表哥

@子___子  @翻译官要好好学习  @小孬是个好孩子  @火瞳小旦蛋蛋蛋  @大侠梁三

  明空执黑,棋子是上好的墨玉,触手生温。棋秤旁的金兽香炉中焚着沉水香,白烟袅袅。她看着棋枰,眸光流转,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仿佛是只敛翅的黑蝶。

  聿珩拈棋在手,摩挲在指间,终究开口言道:“北燕的新君继位,却不是阿多力,而是噶博西罕。说起来几乎可笑,阿多力一向被老汗王视做太子,而噶博西罕长到二十岁,还没有自己的部众和封地。可今夏贺尔葛、坝朗、初普三部叛乱,阿多力率大军平定,竟然被人一路压着打回了夏帐,老汗王亲自披甲上阵,竟被重伤……到了最后竟是噶博西罕带着自己的近卫救出了老汗王……”聿珩一哂:“究竟是阿多力没用,还是当初,所有人都小觑了噶博西罕?”

  明空终于落子,笑道:“这故事听着,有点固伦峄的味道——”她一边笑却又摇了摇头,从棋盒里拾出一枚棋子:“但噶博西罕如何比得上固伦峄?虽然两个人听起来有那么几分相似——固伦峄的母亲是先齐的和亲公主,所以在兄弟中颇受排挤,噶博西罕的母曾是扎阑部俟斤的大妃,扎阑部是北魏从属,后来为燕所灭,这位大妃被老汗王俘获,仅八个月就生下了噶博西罕——”明空微微弯了嘴角:“固伦峄的母亲虽是和亲公主,但却是赞都汗的可敦,诞下子嗣后依其“手铸金人”之风俗(⒈),那是承天之命。固伦峄自己更是从小就被赞都寄予厚望,固伦的意思,不就是天下?(⒉)何况赫丹自纥尔汗时便推行汉制,却因众王反对被赞都作罢,固伦峄入主洛阳后再度推行汉制,如此尚不能真正入主中原!至于北燕……所谓戎狄凡有斩获皆归于王,把所有的东西都运回王帐所在,这样的国与人,岂能据以中国?何况建始十五年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赶到灵怀去放牧了!”

  明空嘴角微微一扬,她出身独孤氏,正是她的祖父独孤桓,在建始十五年,于北燕手中夺回了雍州,兵入长安,驱北燕直至灵怀。

  独孤桓与高祖萧岳同出身雍州庶民,独孤氏出自刘姓,为汉光武帝刘秀之后。刘秀之子刘辅的裔孙刘进伯官度辽将军,击匈奴被执,囚之独孤山下,生尸利。匈奴单于以为谷蠡王,号独孤部。先齐三百年间,胡族日渐南徙,入居关中泾渭,独孤氏有族人南迁中原,遂以部为姓。

  独孤氏于雍州生息数十年,娶汉女为妻,移风易俗,早非胡矣。至独孤桓幼年,与高祖家中彼邻而居,皆为农人,即与相识,相伴长大,后亦一同投入军中,至齐成帝三年,为高祖之裨将。南渡时以三百人于睢州破赫丹千人,恒帝践祚,既擢昭武将军,历平北,征虏,于永康十一年擢镇军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⒊)。

  咸宁元年,独孤桓封宣阳郡公。四年春,驻和州。

  咸宁五年三月,先齐吴王萧襄于京做乱。丙午,萧襄矫诏领高祖不得入京。丁未,萧襄构陷禁军统领祁正谋逆杀之,软禁副统领徐汇,副统领何显接掌禁军,令闭诸门,京城戒严。独孤桓闻讯既率三百鹰隼赶赴建康。

  乙酉,萧襄矫诏以“犯上做乱”斩杀五王,称高祖意欲谋逆,令庐城军入京护驾,庐城军统领张和不受。甲寅,三百鹰隼自南华门夜潜入城,杀向崇安坊,救出禁军副统领徐汇,伺机击杀附逆的禁军副统领何显,重夺宫禁,大开城门,迎高祖大军入京,萧襄兵败。丙辰,独孤桓斩杀萧襄,其党羽均依律处之。

  十一月,齐帝萧衡以“期运有终,归禅与能(⒋)”禅位高祖,高祖三让而后受之,告庙改元。备享德庙以祭齐诸帝。建始元年一月,设坛于南郊,遣使告天。高祖自府常服入宫,备礼即皇帝位于太极殿。

  行仪之时,高祖突然拉住独孤桓意同升御座,共受众臣朝贺,独孤桓自然辞不敢受,高祖执意,独孤桓三辞方罢。便是如此,次日民间谣曰:“萧与独孤共天下。”(⒌)

  建始元年甲寅,以梁王司录、建城县公方墉为吏部尚书,昌国县公元崇为兵部尚书,梁王内郎、东阳县男李德为礼部尚书,户部侍郎、平陆县公韦康为户部尚书,户部尚书,邗国郡公霍安为中书令。以镇军大将军,宣阳郡公独孤桓为大司马,爵封豫章王——世袭罔替。

  朝野哗然。

  而独孤氏的荣华并未于此,建始七年四月,高祖册独孤桓长女为郓王妃。十三年二月甲申,高祖册郓王为太子,独孤氏遂晋太子妃。十六年上元日,高祖以永兴公主尚豫章王世子、中军将军独孤嵚——这正是明空的双亲。

  从来被世族讥为“伪汉杂胡”的独孤氏,于有梁一朝,正所谓鲜花着锦,烈火烹油。

  金兽口中依旧徐徐吐着白烟,聿珩似笑非笑,声音却是低沉的,仿佛是声叹息:“正因为他们在灵怀放牧,所以今年噶博西罕一定会出兵犯境!”他随手落下一子:“噶博西罕继位,阿多力当即做乱,诚然两天后阿多力就死在乱军之中,可噶博西罕本就服众不易,阿多力一死他收服诸王便更加困难。今夏本就大旱,贺尔葛等三部叛乱正因如此,北燕千里荒芜,大暑之后必有大寒,所以噶博西罕哪怕是压上国运也要赌一把!”

  屋子里几乎是瞬间就寂静下来,明空手里握着棋子,那棋子似乎格外圆润光滑,手心里生了汗,怎么也拿捏不住——聿珩伸手去握她的柔荑,只唤道:“阿妩——”他是武人,从来刚强,这个样子,已经算是一种哄劝。

  似是过了许久,“七哥——”她终于抬起头来:“原来你是来告诉我,你又要走了。”那一双眸子乌黑圆润,幽深如两汪深潭,望不到底。

  建安二十九年九月,北燕兵犯乌城(⒍),上委雍王为帅,领十万兵马征讨。

  火把依次点亮,如一条长长的火龙,燃烧在无垠的夜里。天地肃杀,塞北草枯,有火光煌煌,照在将士甲胄之上,雪落弓刀,却是无声。

  风中有浓重的血腥气……是剪刀割破绮罗,只有一声“呲”的轻响。呐喊如潮水般骤然充斥,两军交缠其中,顷刻兵戈相击,利刃刺入皮肉,刀剑斩去骨头。血喷薄而出,扑在脸上,刹那就凉了。抽了兵刃出来,顺着长矛或是刀剑的尖端流下去,一点一滴,将雪地浸成骇人的红。

  明空从梦中惊醒,额头上汗珠密布,寝衣被浸得透湿,滑腻冰冷的贴着身上。炭盆中是上好的红箩炭,都被烧成了银灰色,隐隐泛一层橙光,半夜烧到天明亦不起烟,只偶尔一声极轻微的“噼啪”声响。几上紫金阆云烛台上蜡烛将熄未熄,入目烛光轻晃,仿佛还在梦中。

  她回过神来,阿彤正跪在脚榻上,手里握着绸巾,眉心发皱地唤道:“娘子(⒎)……”,明空安定了心神,方笑着回她:“我没事,你去睡吧!”

  因为她不该如此的。

  自赫丹攻陷两京以来,令齐成帝青衣行酒(⒏),胡虏作难,汉家衣冠,沦丧如斯。故高祖以武立国,例行府兵之制。自皇室到寻常军户家的儿郎,从生下来便学着握刀拿枪,皆悍不畏死,视战死沙场为荣归。高祖皇帝的长子与次子,亦战死在跟随高祖南征北讨的路上。

  更何况她是独孤氏的女儿——

  独孤桓娶妻秦氏,育四子一女。永康十一年九月,长子独孤灏于战死于登州。咸宁四年八月,次子独孤岳战死于许州。建始六年三月,三子骠骑将军独孤铮战死于吴郡。建始十六年三月癸酉,奉旨西巡代帝西巡的独孤桓病逝于陇州。高祖泣不能止,谥定国武襄王。

  位极人臣,朱轮华毂的独孤氏,视男儿死在自家的卧榻上为耻辱。

  明空的父亲独孤嵚,在建始六年八月被三子皆丧的豫章王独孤桓上表请立四子为世子,那一年的独孤嵚只有十二岁。

  建始十二年三月,太祖母病逝,祖父独孤桓丁忧,不在京中。八月,郓王萧承奉旨北巡。十月间高祖沉苛,渐至罢朝,令太子萧辉监国。甲午,吴王萧均勾结禁军统领冯轸控制京中,鸩杀太子,闭东宫而尽戮之。独孤嵚假意应允吴王“共图大业”,遣人暗迎郓王。丙申,郓王入京,倒戈以豫章王府亲军兵围吴王府,诳骗冯轸。冯轸依计相迎,被独孤嵚一剑斩杀。当夜,告知六部及诸在京官吏,闭城搜捕余党。庚戌,高祖转危为安,获知此事,良久未言,后依律惩处吴王余党。

  太祖六子,彼时只剩了四个,太子吴王相争而玉石俱焚,幼子萧允只有八岁,还尚无封号。经此一役,大位归属,再无他议。

  建始十五年二月,独孤桓起复,领旨北伐,独孤嵚随之。潼关一战,独孤嵚孤骑入敌阵,斩北燕可汗之弟摩鹘尔王,燕军溃败,翌日,独孤嵚即率轻骑直入长安。十月已亥,大军凯旋,高祖拔擢将领,赐宴群臣,酒兴浓时,群臣遍舞,尽日而罢。十六年六月丁酉,高祖崩于甘露殿。七月朔,太子萧承于太极殿登基,改元建安。

  就在冬月甲辰,北魏再一次兵犯东平,上夺情委尚在孝期中的独孤嵚为帅,建安二年三月,北魏遣质子入朝,纳币求和,六月,独孤嵚擢为大司马。四年八月初四,明空的兄长出生,中秋酣宴之上,陛下赐名为瑜。

  建安十一年,于楚国征讨南荑之机,独孤嵚再度领兵,锋指巴蜀。十一月,灭氐人刘野,成汉请降,天府之国,尽为梁地。陛下对此的第一道封赏,就是册封刚刚出生仅一月的明空为成懿郡主。

  建安十三年,因北魏的屡屡犯边,陛下诏令独孤嵚为河东巡察使,率军驻守洛阳。

  父亲常年不在家中,母亲是长公主,更兼之姑母只有一个儿子,所以犹为疼爱小女孩。九重宫阙,于明空而言,她其实自幼便在其中。

  她并非一开始便沉稳端庄,小时候母亲请了诸多的姑姑女师来教她,小小的孩子,总是写上半刻的字便手腕发酸,弹上一刻的琴便指尖泛疼,总是想着逃开。慈颐殿中的太皇太后,是她永远的庇佑,躲在太奶奶的凤袍之后,便连母亲也不能说她。静宏深远的昭阳殿中,长长的裙裾拖在殿中的锦毯之上,一不留神绊倒了自己,母亲尚要说上一句不端庄,可姑母必定抱起来哄她。

  她常年在宫禁之中,所有的皇子都是她的表兄,今上共有九子,但姑母的亲子太子聿璋年长她近二十岁,早有正妃,其余的皇子们,大多身后也都站满了母族。雍王聿珩行七,与她阿兄同岁,生母是婕妤徐氏——这位徐婕妤当年是被明空祖父收养的遗孤。如此之间,早有心照不宣。

  明空幼年体弱,心思越发七窍玲珑。太子聿璋于聿珩而言,长兄如父,聿珩幼年可谓教养东宫。明空也常常跟在太子妃的身边。明空总支使了他去干坏事——好处是她的,罚是聿珩的。

  年华暗换,那时明空尚不知所已,而聿珩已甘之如饴。

  人间世事无常。

  建安二十一年,北魏集二十万兵马,意欲夺回洛阳。独孤嵚身先士卒,斩北魏名将乎其图,士气大振,乘胜追击,终以五万兵马破敌。而独孤嵚因伤重不治,死于回朝的途中。

  她的祖父如此,伯父如此,父亲亦是如此——戎马一生,战死沙场,似乎是独孤氏儿郎的宿命。

  之后,从一场血灾里,明空彻底懂得,曾经的她,何其僭越。

  “姑姑——姑姑——!”

  午后初起,明空正在梳妆,阿彤手里还握着犀角梳子,见这么个男孩冒冒失失跑进来,不由皱眉顿足。明空反倒从妆匣拈起一只墨玉钗,含笑道:“大郎(⒐),你又惹阿兄(⒑)生气了!”

  独孤诚抓了她的裙子,一双圆润的眼晴满是委屈:“阿耶(11.)说他要打死我,姑姑,你一定要救我!”

  独孤瑜紧随其后,明空从镜中见了,扶着妆台起身一欠,独孤诚趁势躲在她身后,明空对他一嗔,温声对独孤瑜道:“何必呢?你一回来就要打他!而且嫂嫂居然不拦着!”

  独孤瑜狠狠咽了口气,从袖中掏出封信来:“我打他也不会追到这来!这是给你的,自己看!”明空接过,见了封上字迹便是一笑,眼圈却泛了红。独孤瑜见状,宠溺地抚一抚她的鬓发,笑道:“不只这个,小熹也来了信,她要回来了!”

注释:

⒈手铸金人:《北史》后妃传序,“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否则不得立也。”《魏书•皇后列传》中相应有“道武皇后慕容氏,宝之季女也。中山平,入充掖庭,得幸。左丞相卫王仪等奏请立皇后,帝从群臣议,令后铸金人,成,乃立之,告于郊庙。”
“道武宣穆皇后刘氏,刘眷女也。登国初,纳为夫人,生华阴公主,后生太宗。后专理内事,宠待有加,以铸金人不成,故不得登后位。……明元昭哀皇后姚氏,姚兴女也,舆封西平长公主。太宗以后礼纳之,后为夫人。后以铸金人不成,未升尊位,然帝宠幸之,出入居处,礼秩如后焉。”所谓“手铸金人”,工匠们将一切铸造工序都准备齐全的情况下,皇后的候选人在工匠的协助下将铜液灌入模具。

⒉固伦:满语意为“天下、国家”

⒊开府仪同三司:汉代仅太傅、大将军、三公(三司)可以开幕府。三国时期由于开府的官员逐渐增多,故有“开府仪同三司”的名号,即可以按照三公的官制,开府招揽自己的幕府属官。

⒋期运有终,归禅与能:出自南朝宋顺帝刘准禅位萧道成诏书

⒌故事来源于东晋,司马睿突然拉住大臣王导同升御床,一同接受群臣的朝贺,表示愿与王氏共有天下的意向,所谓“王与马,共天下”

⒍乌城:此处指今陕西省定边县

⒎娘子:唐代奴仆称呼称呼主母和小姐为“娘子”

⒏青衣行酒:晋怀帝司马炽投降后,汉君主刘聪在光极殿宴请群臣,派晋怀帝穿青衣巡行酌酒劝饮。青衣是贱人的服色,行酒是侍者的活计。在座的晋朝旧臣都痛心疾首,忍不住泪流满面。后被害。

⒐大郎:唐代称呼男子排行+郎

⒑阿兄:“哥哥”在唐代既指父亲,又指兄长。《旧唐书·王琚传》:“玄宗泣曰:‘四哥仁孝……’”这里的“四哥”,指的是玄宗的父亲睿宗(在同母兄弟中排行第四)。稳妥其见,此处用“阿兄”

11.阿耶:唐代称父亲比较混乱,“阿耶”、“耶耶”、“阿耶”,此处同⒑,选用阿耶

评论 ( 20 )
热度 ( 1 )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