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 CHAPTER 06

@蓦然回首是妖怪  @大侠梁三  @子___子   @稻田里的鸡蛋   @火瞳小旦蛋蛋蛋  @芍花笙霁   @翻译官要好好学习 今天换个脑子……

  国庆之后的公事依旧繁琐不堪,见天的开会,又是英语,每每一早起来还不等中午都困倦不堪。

  会议室里只有ppt放映的微光,陈善明转了转头,活动下酸痛的颈椎。龚箭就坐在他的对面,侧面如切,气质沉稳,不时与Alston有低声的交谈。

  放映结束,遮光帘一下就被拉开,天花板上的灯也都全部打开。三魂七魄重归人间,他这点偷窥的幸福同时从眼角的余光里消失殆尽,继续听打嘟噜转的英语。其实并非听不懂,而是天生对外来者的排斥,听着就觉得头疼。

  上午十点的会议直开到下午四点,工作生活两不误,陈善明在心里嗤地一笑,就是句笑话。会议结束以后人三三两两朝外散去,Alston附在龚箭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龚箭摇了摇头,Alston拍拍他的肩,自己走了出去。

  会议室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龚箭。”

  龚箭正在收拾着桌上的东西,确切来说,不如说伪做收拾东西的样子。他最近时常魂不守舍,或者说,他碰到陈善明就会魂不守舍。原本他是想要离开的,听到这一句,他索性坐了下来。

  沉默。沉默的时间不短,陈善明才听到自己的声音:“我想和你谈谈。”

  龚箭微笑道:“这个地方是不是不太合适?”

  下班以后他们两个人去吃饭,陈善明把车开到了大学城附近。琳琅满目的小餐馆到处都是,恍然还是他刚刚工作的时候,龚箭还在读研。每个晚上,他搭公交过来,就为了共进一顿晚餐。饭店老板为了提味,总是在菜里放上很多盐和味精,吃完一顿饭,直到第二天睡起来还是觉得渴,应该是因为这样吧,所以无论如何都忘不了曾经的滋味。

  竹笋粉带土豆肉卷,一只酒精炉点在桌子中。十几块钱的小火锅素来受学生欢迎,因为是饭点,所以人潮汹涌。饭店里头老板就在忙活,好像十几年都没变过,一眼就能被认出来。老板稍微打量一下他俩的衣着,就向他们推荐包厢,外头实在人多,他们自然同意。

  时间过得很快,龚箭开口道:“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如果不说,以后就真的没机会了。”

  陈善明十分意外,手指按在茶壶上,滚滚的一壶茶,他连半分烫也不觉得,只注意到龚箭的话上。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回中国了。我妈妈她已经到了退休的年纪,实在不该继续待下去,一台手术十几个小时,她已经耗不起了。我这一次回去,就会辞职。辞职以后,应该会去做慈善……想去看看孤儿,我这辈子可能不会有自己的亲生孩子了,做代孕也只会是Alston的,我不想要一个连母亲都不知道是谁的孩子。”龚箭说这话的时候一直在笑着,饭店地方很小,后厨就在包厢隔壁,都能听见抽油烟机突突的声音。

  陈善明想到了那些往事,他说:“对不起。”

  “可是龚箭,我还想最后努力一把。

  “你不是我,所以不知道我到今天这个地步会有多难。我记得上小学时候,我哥哥就辍学了,他只上到了初中。书本就成了卷烟,我们那个村子里,每个孩子都拼命的学着,因为我们都知道,只有书读的多了才能走出去,可师资力量就是那样,有的中考是全乡的第一名,考到了市里的高中,一下就被打击得体无完肤,乡音重到连语文课读不下去。每年的学费又是那么贵,到最后索性不上了。”

  “这么多年,不是没有考上大学的人,二本三本,不入流的专业,读出来找工作难得要死,一个两个,人多了,渐渐也有考上不去上的。所以那一回,如果我考上的不是B大,估计我就不会遇上你了。

  “越穷,越不懂的怎么翻身。你我都知道,B大里头最没用的才是出来找工作的,尤其是我们那个专业。保送研究生,出国留学,自己考研……就算是出来找工作,有的人家里那种关系就足够把我扔到一边去。如果不是老师,不是那个机遇,我现在最多也就是个主管一级。

  “我父母从没想过我能是这样,在他们看来,我已经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以才会提出那么多不切实际的要求。我知道,这点上你极其反感。可是他们是我的父母,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点上到了现在都是被人指责的。因为这点,所以我感到亏欠。或许是因为这样吧我有些事对他们是放纵。

  “现在有一些事情你也知道,我感到抱歉的不只是对你,可我从没有过恶意。”陈善明长嗳了一声,目光专注:“龚箭,如果有可能,我们可不可以重新开始。”

  龚箭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在桌上,手指敲打,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陈善明,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甚至可以说,到今天为止,能让我说爱的,也只有你。可是即便当时明月依旧在,也是彩云易散琉璃脆。”

  陈善明想起来,龚箭曾经有一阵子喜欢宋词,宋词名家背的滚瓜烂熟。最喜欢的就是那一句“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他看见龚箭的眼睛,三十多岁的人了,依旧黝黑而澄明。陈善明知道,无论接下来龚箭要说什么,他们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之间应得的结局。

评论 ( 2 )
热度 ( 11 )
  1. 我男人是教导员傅卿漪 转载了此文字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