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明月在 CHAPTER 01

这才是正经过气。

前一个名字真的是一时心血来巢胡乱起,具体情况简直就是抱只猫咪叫咪咪,抱只狗狗叫汪汪这种想法。整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这么起吧,寒假大扫除开始。

@子___子    @蓦然回首是妖怪 遍地撒网,期待有鱼。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 去年春恨却来时。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 琵琶弦上说相思。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题记

  眼看秋意渐起,陈善明重新把大衣风衣又都翻了出来穿。中午忙过了头,饭点过去了。盒饭冷透,原本的糖醋小排他一向喜欢吃,可看着凝得跟果冻一般的酱汁也胃口全无。好在今天是礼拜五,早早做完事也免得明天还要加班干活。
  
  晚上和苗狼约好了去吃烤肉,一贯适合他们这种单身汉的自助餐,没别的优点,肉和啤酒管够。大厅内熙熙攘攘的,声音嘈杂,苗狼还接了个电话。接完之后表情先是懊恼不已,然后又担心不已的盯着他看。

  陈善明呷了口啤酒,把杯子一放。一边翻架子上的培根片一边说:“怎么了?那副表情盯着我。”

  苗狼答:“我明天要加班。”

  陈善明抬眼看他:“活没干完和我有关系?”

  苗狼摇摇头,牙齿一咬,才说道:“不是。是Global head of Financing,星期一他要过来。”
  
  Global head of Financing

  ——龚箭

  他不止这一个身份,再有,他是他们大老板的爱人——不是情人,他与大老板间存在受法律制约和保护的婚姻关系,甚至于大老板想要举办婚礼。刚刚曝光的时候公司的确震荡,可转眼就稳定下来。这几年风气开化,新入公司的小女孩们把这当做了童话般传颂。
  
  的确是段童话,香榭丽舍大道,赫尔辛基滑雪场,十指相扣,动人不已。
  
  刚开始在报纸头版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那种痛苦,陈善明已经忘掉了。

  落到陈善明父母的眼里,成了所谓“不守妇道”,“半桶水好溅(贱)”。

  所有共同的朋友,除了苗狼,对他都是一幅幸灾乐祸的模样。除了他的父母,所有人都认为,他配不上龚箭。

  也终于在又一次父母与龚箭的争端之后,他出手打了龚箭一个耳光。

  然后,龚箭选择离开。得到旁人眼里艳羡的生活,和无数善意的祝福。
  
  那天晚上陈善明回到家里,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起来一摸枕巾,湿的可以拧出水来。
  
  终于熬到了礼拜一,却得到一个晴天霹雳,全公司上下严阵以待的Global head of Financing,出了车祸。

  车祸是在昨天出的,所以这天人都更脚步匆匆,与上星期五纯粹的忙不同,更显得是一种慌乱,不知到底该做什么才对。中国这块地方例来被视为一块空前广阔的市场,多少外企雄心勃勃,聚焦中国。他们这行不比房地产那般暴利,往往稳妥不少。连续两年业绩下滑,只有被他人抢占市场这一种解释。总部过来人,自然要处理累积问题,战战兢兢之余,心烦意乱。
  
  初秋的阳光静澈,办公室被照得暖意融融,恍若春日。午饭时分,秘书问过他之后匆匆出去了。他又过十分钟才往外走,正好在电梯口遇见苗狼。到底是在CBD,两个人的套餐就上了五十。餐馆里有wifi,旁边桌上一个人拿着手机看,不觉就念了出来:“奥拓刮了迈巴赫?!”
  
  旁边人听了这一句,不由去看他。陈善明自己的手机“嘀嗒”一响,也收到了提示。头一条就是“奥拓刮了迈巴赫”,他懒得看,又把手机收了回去。苗狼却是津津有味地读下去,“哟!还是十年前的奥拓刮了新款的迈巴赫,事故责任方还是他……啧啧,估计迈巴赫车主也不会要赔偿的吧!”
  
  他们吃完饭后回来的早,公司大楼里不过能听见两三人的足音。陈善明回到办公室,倒了一杯水喝,唱完却觉得胃里沉甸甸,像是午饭吃的不舒服。
  
  下午的时候有消息传回来,车祸并不严重。三点有一场会议,开到了五点半,陈善明先去上了一趟厕所。从厕所出来,前面正好有两个女孩边走边聊。一个拎着包对另一个笑道:“肯定不严重,迈巴赫里那十个安全气囊又不是用来玩的。”
  
  另一个抱着文件表情复杂,“当然,两千多万的车啊。人长的帅,气场强大,我见过他一面……”那女孩仰起头,闭上眼,“女王受,绝对的女王受!”
  
  拎包的那个揪了揪她的马尾辫,说道:“所以就要被爱妻银魔叼回去好好疼爱!别做白日梦了!快去拿包,我在楼下等你。”
  
  “别用个子高来欺负人啊。好痛啊……”
  
  “Global head of Financing只能供我来肖想,记住了么?!”
  
  “嘤嘤嘤~”
  
  还不等他做出什么反应,手机就响了,是苗狼的电话,他把电话贴在耳边,苗狼那边的声音出人意料的平稳,平稳的不似他往常。“应该知道的,你都知道了吧!车祸是不严重,但人在医院,房号是4012。你要去今晚就去,不去的话……”苗狼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就好好的,别整出中午那幅你也死了的样子来!”
  
  陈善明眉头一皱:“我中午那死了?”
  
  苗狼在电话那头一笑,笑声讥诮:“哟,放着满盘子菜不吃,夹一段红辣椒往嘴里送,伙计,你倒也不觉得辣。”
  
  叶子渐渐发脆,风一吹更是“哗哗”作响,还没泛黄就掉下来了。飘转到那条细长的小溪里,一去无回。
  
  这条小溪应该是才挖出来,春天来这里体检时还没有看到。小小的一条,不偏不倚地隔开门诊部与住院部。架着一座木桥,还有数条鲤鱼游在其间。
  
  他这样专注地看着其他东西,把脚步一步一步拖延下去。偶有医生护士经过,他也不敢上前去问一句。
  
  苗狼只告诉他房号是4012,没有其他。医院里的住院部分了好几幢楼,第一第二第三……这件事谈不上大,可手机上都收到热词,自然也不会小。
  
  他想看见他,却又害怕。
  
  因为近乡情更怯,所以不敢问来人。
  
  不想有人比他走得快。
  
  外国的男人,落在中国人眼里素来高大俊朗,更兼之金发蓝眼。陈善明见过的外国人不少,在医院这种地方还是头一次。不由多看了两眼,身后跟着还是外国人。除了两个助理之类,更有两个体格格外健壮的裹在一身黑西服里走在最后,墨镜耳机,恍然进入另一个世界。
  
  他们进了第一住院部,陈善明忽然眼明心亮,跟着他们走了进去。他挤上了电梯,4楼已经被按亮了,陈善明一向自恃体格,里面的气氛还是压的他喘不过气。他打量着那男人的轮廊,发现那男人竟也在打量着他。
  
  脚下一震,电梯停了。4楼的灯光暗下去,电梯门徐徐打开。四楼满满都是病房,左右两边都有。护士台建在楼道中间的位置,看见这样一群外国人,自然有迎上来用英语询问的。
  
  陈善明则从4001开始数,一左右数到4012。4012建在最边上,旁边是开水房和阳台。内里有人低语,听不分明。而那群外国人被护士引到4012前,外国男人又转过来看了一眼在外的他,已有助理拧开门把手,然后都走了进去。
  
  透着那一瞬,他看见一张侧脸。玉石雕刻一般,刚刚睁开眼睛,向这边看来。
  
  然后,门又被关上了。
  
  恍然间,让他想起七年前。
  
  七年前正是拼搏最狠的时候,龚箭天天泡在办公室里。抽屉里随时扔着能量棒之类的玩意,最后,因为胃出血被送进医院。
  
  那个时候,医院的阳台上还是水泥的。泛不起现在这种乌亮如镜的光。
  
  他下了班就往医院跑,遇上这个金发蓝眼的男人也没有在意。笑吟吟的把门打开再关上,里面私语窃窃,他没顾忌到外面有人。
  
  就像今天,没人顾忌到外面的他。
  
  Alston·Kent, 他的大老板——龚箭的合法丈夫。

评论(11)
热度(14)
  1. 我男人是教导员傅卿漪 转载了此文字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