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箭】传说 Chapter 9(下)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日更了(鸡血所致,不要期待接下来)

陈首长疯狂占便宜中。

感恩还在看文的各位。

继续我们的故事。

———————————————————————————————————————————————————

  龚箭终于崩溃了,他沿着墙壁缓缓蹲下去:“没错,我就是个白眼狼,我没付出过吗?我曾经以为他是个英雄,一个英雄的父亲,是一个男孩子拥有的最大的骄傲!结果呢?经过这件事,我一度不敢相信任何人,每一个人都在骗我啊,我从小到大的亲人朋友都在颠覆我的认知,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啊!”

  傅韫熹一下子就哭了,飞扑过去一把抱住,狠狠用手在龚箭胸口上砸了几下:“你哭什么啊!你怎么好意思哭啊!你个坏家伙!说好了有什么我们都一起承担的,你为什么就要跑啊,你知道我怕你知道这件事难过有多努力的吗?你怎么可以觉得我们是坏人啊!坏人谁管你啊!坏人看到你难过才开心了呢,谁会去瞒着你啊!你以为我们瞒着你就好受吗?你怎么可以这么干啊!我们每天都在担心你,把去过的地方翻了个遍!哥哥知道你在他那生活了三个月,整个人都很难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明知道我不会故意去害你——”

  龚箭伸出手在脸上抹了一下,看见真的有水才相信自己也哭了,他又笑起来:“我当时真的不想见任何人,录取通知书撕了,签证和护照扔了,连钱我都没拿,然后一出门我才知道自己有多狼狈。我知道你们不会害我,可被你们找到和被龚东进找到有什么两样?十一月的燕郊啊,都下雪了,晚上零下十几度,我连个炉子都没有——如果不当兵,我早就死了。后来当了兵,我才知道什么叫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觉得我过得真的挺好。”

  傅韫熹干脆在他肩头咬了一口:“可是我们担心啊!我们会很担心啊!知道你在部队才算勉强松了一口气!可是你这算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做,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危险的!被我们找到好歹可以送你走啊,我们会给你争取更多的自由啊,你不知道离家出走得带够钱吗!你个傻子!我都告诉过你,离家出走得带够钱的!”

  龚箭笑:“跑路得带馍是吧?你们不是松了一口气了,怎么还问我这算什么啊?”

  傅韫熹埋头在他衣服上蹭眼泪,哭的像只花猫:“松了口气又提起来了!看到你我都要疯了!你知不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你怎么可以干这么危险的事情!你该是呆在实验室的人啊!”

  龚箭还是笑:“为什么不可以啊,龚建国当年就是个泥腿子啊!他能建一个和平民主的新中国,那我现在替他守啊!”他伸手摸着傅韫熹脸上的泪痕,“你要知道,这世上总有和那三只狗不同的活法。”

  傅韫熹死死抱着龚箭,眼泪越流越多:“谁让你守了,要守也该是我哥那种人去,你就该是小公主,大家都愿意爱你宠着你,你就该好好呆在实验室当科学家,谁让你跑前面挨枪子去了!你个坏蛋!你不能这样活,你怎么能受委屈呢!谁敢伤害你我就上去打死他们!可是你这样是什么意思啊,谁要你保护啊!你知不知道我们多难受啊”

  “我可是你们的救命恩人,你不感激就罢了,还这么说我?”

  傅韫熹吸着鼻子:“你是坏蛋,我们写了五百多封信,你一封也没回!我不感激!你还打立行!”

  龚箭揉了一下眉心:“你那五百多封信,我是真没有收到!立行就是手欠嘴欠,原因我不能说,总之打他都是轻的。”

  傅韫熹委屈兮兮的,“可我们怎么知道,你不理我们了,我们多难过啊,我哥还嫌我老写信烦你揍我!家里把北京城里里外外翻了几遍,可就是没你!我都要担心死了!为什么放着福不享为难自己!你个坏蛋!”

  龚箭长叹了一口气:“真的没这个必要,我说了,我不是赌气,一切都是自愿的,这是我自己选择的方式!”

  傅韫熹被他的这种郑重其事吓得浑身发抖:“我们不能失去你,我再也不骗你了好吗!你原谅我!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骗你?”

  “那你要我怎么做啊?”

  “你跟我们走,不要再干这么危险的事了,你在其他的岗位上比在这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傅韫熹像只八爪鱼一样扒在龚箭身上,“我大哥当了八年兵才回来的,又黑又丑,你两年就回来行不行?我去给你处理那些事,你什么都不要管,回来就好,可以吗?”

  龚箭摸摸傅韫熹的头顶:“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就说这种话,真的跟猪一样笨了!猪猪别闹了,走吧,跟我去打电话,别让傅爷爷担心了!”

  傅韫熹整个人压倒了他身上,拼命摇头:“我不打电话,我怕,我不去!”

  龚箭把她往下扒:“你怕什么啊?”

  “我怕听到爷爷他们的声音,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我哥骂我怎么办,我不去!”

  龚箭无奈道:“那你就想让他就这么担心挂念着你,不知道你的生死,有没有受伤?这是一个意外,所有人都预料不到,没人会怪你的,知道你平安了,他们就放心了”

  傅韫熹虽被说动了,可还是一脸委屈:“可是万一我哥骂我怎么办?我回去肯定就完蛋了,我又要变成瘸腿小猪猪了!”

  “这我也没法帮你……你打不打电话都一样的……你是想让傅爷爷难过的过这几天,还是安心?”

  “可你的战友好凶,我要是哭了他们对你不好怎么办?”

  龚箭哭笑不得:“你打电话是你的事,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一通好说歹说,傅韫熹才一脸勉为其难的样子,要求龚箭背她去,龚箭只好照办。晚上为了节省电力,酒店电梯都停了,龚箭想了想,背着她去了十三层的会议室,他们租用了这间会议室当临时指挥部。一到十三楼龚箭就把傅韫熹放下了,陆万谋正往外走,看见他们俩就问了一句:“怎么回事,电话室在一楼。”

  龚箭答:“她要打指挥部专线,一般的电话无权接往。”

  陆万谋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傅韫熹,忽然冒出来一句:“她不姓胡吧?”

  龚箭点点头:“不姓胡,她‘幸福’。”

  陆万谋笑:“毛病,小心金雕踹你泥浆一万米。快进去吧,我要去门口,里面没几个人了。”说着就往外走,龚箭追着问了一句:“哈士奇呢?”陆万谋挥了挥手:“厨房偷吃!我没摊上这好活!”

  陈善明坐在一只高脚凳上装大爷,看着正把火腿肠切丁的龚箭,一开口就是一嘴官腔:“小龚啊,你不要看人家长得漂亮啊就有当驸马爷的打算!金雕也说过了。我可告诉你,像他们那种大家子,肯定都是一水的政治联姻,你没有胜算的,你看见那三个没?咱一个穷当兵的,拿啥跟人家斗啊——”

  龚箭把菜刀狠狠剁在案板上回头瞪着陈善明,“你说了一个晚上了,天都快亮了,有完没完了陈首长?!”

  陈善明眼珠一瞪:“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跟你的说的都是好话,能让金雕派人把德拉府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的女孩,哪能是一般人?我说你不是真喜欢她吧?”

  龚箭把菜刀拔下来,作势要砍陈善明:“废话怎么那么多,我真喜欢又怎么样,你说的啊,暗恋是无罪的。”

  陈善明像是想起来什么:“你等一下,你们认识是吧?他们知道你叫什么,看样子往日有仇啊,你和她,初恋情人?”

  “还青梅竹马呢!”龚箭把火腿丁盛进一个盆里,“让你做顿饭还不如直接把你煮了来得快。”

  陈善明起身,上旁边把一个大桶挪到了龚箭面前:“你看看,就这些东西,那些菜和剩的一桶白米饭,金雕一脸慈祥地说要我们做点清淡的,还不能用太多东西,还要补充补充体力,C国菜哪有清淡的,要我说一人一个面包一杯牛奶不就完了吗!”

  “你脑子是落在战场上了,没事回去找找,这些米饭熬粥不就完了,那不是有一盆鸡蛋吗?其他调料也是全的。金雕给你个补充给养的机会都不会利用了,炒米饭白米粥鸡蛋羹,切两根黄瓜——把你背包里的榨菜贡献一下!”他看了看陈善明的表情,高举双手:“我来做,你打下手!”

  陈善明顿时眉开眼笑去拿了一盆鸡蛋开始打蛋,作为一个来自中国北方的男人,他从小耳熏目染,对于锅台上这种事深恶痛绝,但也不会真饿死自己。龚箭接了半桶水放到锅灶上烧开,倒了半桶米进去正搅着,耳边登时一声巨响,他条件反射地去看陈善明,陈善明手里正拿着个空鸡蛋壳盯着门,傅韫熹手里高举着两张钞票,看着门口散落一地的红萝卜和黄瓜。
  

  黄瓜洗净切丁,火腿肠切丁,香葱切末。鸡蛋磕入碗中,用筷子打散,加入米饭拌匀。放油烧热,爆香葱花,倒入米饭炒至金黄色,依次加胡萝卜丁火腿丁黄瓜丁炒均,加盐出锅。

  傅韫熹正趴在桌上喝着粥,剩米饭熬出来的粥和她平常喝的粥自然是天差地别,结果她现在一口粥一口菜,吃得格外香甜。一碗粥见了底,龚箭又放下一盘炒饭,立马捧着小碗挖了一碗往嘴里送,陈善明斜睨着眼,装作洗碗的样子低声嘲讽:“一个女孩,怎么这么能吃!”

  傅韫熹嘴里嚼着炒饭,一边就故意翻老账给龚箭听:“你在车上不给我们吃饭,还不许我来找小箭哥哥了吗?”

  “小箭哥哥,我说您二位什么关系啊!”

  “雪豹!”龚箭原本正擦着水池,刚听见那句不给饭吃正往心里的小本本上记仇呢不想后面还有这么一句,立马制止了陈善明,其实他更怕傅韫熹揭他的老底。傅韫熹翻了白眼,赶紧吃完了那点饭,觉得胃里有些顶了。故意加了重音给跟龚箭道别,陈善明没说什么,只把碗擦得格外光亮。

  龚箭拎起傅韫熹吃剩的那点东西走到陈善明面前,“来吧陈首长,咱们别浪费了。”

  “要吃你吃,我不吃这个。”

  龚箭其实也没什么胃口,把盘子放在了锅边上继续洗菜,突然莫名其妙地问了一句:“陈首长,你爸是什么样的人啊?”开口的瞬间他就后悔了,连忙补上一句,“对不起,我不是八卦!你愿意说就说,不愿意就算。”

  陈善明笑:“按你们北京人的说法,那该叫咱爸,咱爸啊——其实是个陈世美!”

——————————————————————————————————————————————————

下集预告:我在东北玩泥巴的陈首长和贵州苗寨的苗小狼

评论 ( 18 )
热度 ( 11 )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