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与青草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美人赠我糖葫芦:

其实我都很少跟别人说我是你凯的粉。我既没有热情也没有长性,连工作室的宣传微博都懒得转,实在是粉丝失格。人家问我你什么时候开始粉他的,我说《新神探联盟》的时候吧,对方说那挺早啊有五年啦,我说是啊哈哈哈哈。然后这天就聊死了。


每次刷到首页上群情激愤,我都一头雾水,咋啦咋啦,往往需要费劲梳理一番时间线才能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嘿,就这事儿呀。太累了,我选择躺着。


本来今天这事不值一提的,业务水平低下的一篇专访而已。有姑娘说毁了大过年的心情,哎呀呀这可不好。看你凯的状态多好多开心,一个雷都没踩到,死活不上人家的套,咱们应该高兴不是?


这篇专访我看了,放出来的访谈记录我也看了。说实话我挺开心,真的。她们说他未尝没有一点志得意满,说得挺好,我真爱看他得意非凡的样子。他好像从来没展现过特别热烈的面貌,但很有生命旺盛时那种充盈的感觉。跟巩固形象、营造人设都无关的那么一种丰盛。有时候看亲友转来的照片视频(是有多懒!),真喜欢他轻快飞扬像个小孩的神采。他享受目前这段人生的状态,眉梢眼角都有春风。他知道自己是有吸引力的,这吸引力带着框儿,藏不住,拿来送给大家。谢谢,谢谢你们的爱。


业界认为自己是上帝,粉丝也认为自己是上帝,明星不说了,挣多少钱得受多少的罪。大家都在他身上期待故事,我钟爱他这样甘做无故事的人的心态。他没有什么事情需要昭告天下,他对自己看得明白,要说的东西都在戏里,你们自己看。记者提问不专业,他很聪明地纠正过来。从前受的那些磨练没有白费,又或许,他太知道矮人一截是什么滋味了。将心比心,也不全是在说场面话。


他的成功来得实在不算早,似乎又红得太过分太突然。开始时有人嫌他的进取心太过轰隆作响,当他说在等待那个终将到来的不红时,她们又嫌他不肯把自己架上表演的祭坛。要求太多了,两世人都唔够。演员等待一个属于他的角色,就像警察等待属于自己的那桩大案,他不着急。他已经有余地不着急了。


所有的舞台都有谢幕,他把愿意展现应当展现的都奉献了出来。告别那束追光,落下的帷幕阻隔想象又激发想象,但那已经不是他应该关心的内容了,这是属于我们的狂欢。


“臆测”这词很有意思,爱是叙事,是构建,是虚拟,是体会,是观察,没有百分之百不带臆测的爱,所以面对臆测的“恶意”,也没必要反应过度。明星们都是经历过地狱的人,很少需要粉丝替他觉得受伤害。要人儿有人儿,要个儿有个儿,通透着呢。


你凯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呢?我在微博上写过,他像一段梦境,一片轻纱,遮住了生活这双美杜莎的眼睛。他让沉重的生活有了那么片刻的轻盈,我没有办法送他最闪亮的钻石,我只买得起假的宝石,回报给他几千万分之一的爱。


偶像是明月,普照四海,照在你和我的身上。我们是青草,等待着,等待着,为他成就一个小小的,可爱的春天。


就这样吧,这样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677 )
  1. 爱与正义的化身美人赠我糖葫芦 转载了此文字
    (●'◡'●)

© 傅卿漪 | Powered by LOFTER